*******法務部矯正人員訓練所********
第208期 中華民國 98年10月1日

本期目錄

矯正人員貪污行為的探討-以美國文獻為例-
環保標章制度對矯正機關自營作業整體績效的發展(下)
「台灣歸主籃球隊」及藝人團契赴北所公益籃球賽
監獄實用英文
法務部矯正人員訓練所98年10月份預計辦理班次一覽表

矯正人員貪污行為的探討-以美國文獻為例-

聖休士頓州立大學刑事司法學院博士生 賴擁連

今(98)年4月16日,台北看守所爆發管理員疑似收受賄款替人犯攜帶違禁物品之貪@弊案,板橋地檢署檢察官指揮調查局調查員無預警的到北所搜索調查,這樣的仗陣,讓我聯想起民國84年底台中地檢署檢察官指揮調查員到筆者服務的台中監獄查察違禁物品的景象,但當時可能罪證不明確,許多管理員義憤填膺,在台中監獄拉布條抗議,最後還由檢察長到台中監獄座談,平息紛爭。但此次的情況,檢調掌握的情資似乎非常正確,並沒有發生莫名或無辜的管理員拉布條抗議的動作。
碰巧的是,筆者當天有一課程-刑事司法的倫理(The Ethics in Criminal Justice, CJ687),老師要上的就是矯正人員的倫理議題。上課前看到北所的消息,心理備感沉痛,畢竟見證過去十餘年的獄政革新,總有些許榮譽與驕傲,甚至這堂課的任課老師索利爾博士(Dr. Souryal),曾經參訪過台灣的監獄,並在本學期課堂上公開讚揚過台灣的獄政是有規律,囚情穩定,比起美國的好許多。所以這樣的殊榮,不是我們自己稱讚的,而是受到外國學者的背書與讚許。
看完這則新聞,在上課前遇到了索利爾博士,我短暫的跟他分享這件事,他兩手一攤就說:「到處都有,這是平常的事情。」課堂上,他並沒有引台灣的這則新聞為案例,僅提供美國的案例。但下課後,我再與他討論這則新聞。身為刑事司法行政組織理論與實務背景的他,雖然是警察出身,但對於監獄組織與實務也有所了解,甚至在最近2009年3月出刊的美國監獄期刊(The Prison Journal)發表一篇「嚇阻監獄職員的貪污(Deterring Corruption by Prison Personnel)」,他對我們台灣學生非常的關心與熱情,他知道我的期末報告將朝這方向撰寫,於是送給我他的電子檔手稿,讓我回去參考;再加上自己手邊的一些資料,我就以美國矯正同仁貪污的行為為例,利用此次機會,作一些文獻探討,提供給國內的矯正同仁參考。相較於台灣,美國這方面的文獻似乎多一些,但實際上,學術界探討的深度與廣度,仍不及警察的貪污議題來的多。以下的文獻,筆者希望能提供國內的讀者對於此一犯罪行為大概的了解與輪廓,並有利於日後更深層的了解與掌握。
壹、矯正機關貪污行為的定義
英文Corruption ,中文翻譯為貪污、腐化、墮落或賄賂的意思,本文以貪污或貪腐來翻譯之。根據美國學者Nye的定義認為是:一種偏離或偏差於合法規範(無論是公法或私法)的行為,行為者透過這樣的偏離或偏差行為可以獲得私人的利益,例如我們熟知的賄賂(Bribery)、內舉不避親(Nepotism)以及侵吞、濫用權力(Misappropriation)。另外學者McMullen 認為,如果一個公務人員接受金錢或等值金錢的物品,利用其職務或權限從事有利於賄賂人的行為、或不從事某種行為而有利於賄賂人、或是基於不適當的理由行使自身法定裁量權而圖利賄賂人,都屬於貪污行為的定義。當然學者的定義或解釋有好幾種,但共同的見解為:貪污行為必須是一種違反公眾利益(Interest)且謀求行為者本身的利益(Advantage)而能被一般人所認知(Recognized)出來的行為 (引自Souryal, 1977)。
根據這樣的定義,我們套用於矯正機關的貪污行為,其定義為「矯正同仁基於個人圖利之意圖,故意(Intentional)違反應遵守的服務倫理、服勤規定與組織的規範(例如法律、行政命令)」。美國實務上常發現的有,矯正人員竊取人犯的貴重物品、夾帶或走私違禁物品以牟取暴利,販售假釋的權利與機會,販售監外作業的權利等。這些不當的貪污行為,直接對於人犯、矯正機關形象以及社區居民,產生巨大且不可磨滅、甚至重大傷害的負面影響(McCarthy, 1984)。學者McCarthy (1984)進一步詮釋,一個矯正人員的行為要構成貪污,必須其行為構成以下3個要件:1、這個行為人於行為時,一般人很明確的知道他是服勤中的矯正人員(也就是著制服在執勤中的行為);2、這樣的行為,一般人可以很明確的知道是違反機關所制定的法律規定(例如走私或挾帶違禁物品,一般民眾就很清楚知道這樣的行為是不對的、不道德的,那更不用提是法律所禁止的);3、行為後,確實能證明出行為人從中獲得私人的對價好處(也就是行為人因為使用其職務或權力的結果,獲得金錢或與金錢等價的貴重物品抵為酬償)。學者McCarthy做出這樣的定義與區別,是要將矯正人員的貪污行為與一般的偏差行為(如凌虐人犯)與致命武器使用的行為,分開討論、不可以混淆。
貳、矯正機關貪污行為的類型
無論監獄貪污行為如何被定義,Souryal(2009)認為所有的貪污行為可被歸納為以下三種類型:
一、濫權行為(Acts of Misfeasance):
根據Souryal(2009)的看法,這些都是違法行為(Illegitimate Acts)。係指矯正人員原應該執行的行為或勤務,但因為誘因或貪念而從事了不適當的行為表現(Improper Performance)。最常見的諸如,接受人犯或其家人的金錢或餽贈而提供人犯在監較佳的服刑環境(例如指派人犯當雜役、增加接見或通書信的次數)、讓人犯及早可以獲得提報假釋或提早出獄的機會(例如不成比例的核給成績分數)、販售在監的特殊服刑權益(如販售假釋提報的名額、販售最佳的服刑房舍或工場等),甚至運用監獄或政府的資源,圖利於人犯以獲得私人利益(如讓有輕微病痛的人犯長期接受公家的醫療資源)。Souryal (2009) 描述,其實這一類的貪污行為,從基層管理員到上級長官均可能涉及,但他的研究發現,這種犯罪型態主要是發生在那些高階(High-Ranking)的政府官員,一是監獄當局的高級主管或是監獄委員會(Prison Board)的主席與委員,因為他們才是那些真正具有權限核定人犯接受較佳處遇或提早出獄的官員;二是與監獄高層關係良好的外人(Outsiders),但實際上這裡是指國會議員(Congress Man)或立法委員(Legislator),因為他們才有能力成為監獄高層在外界的友好者,而且也只有他們才有能力挾帶審查預算法案的權力與監獄高層交換條件。雖然這些官員乍看下是擁有知識、誠信與廉潔,並遵守監獄的工作倫理信條與規範,但遇有私人利益與公家利益孰優孰先的交戰時,他們可能會放棄上述的倫理信條與組織規範而從事貪污行為,導致機關的形象受損,嚴重腐蝕機關的成效。詭譎的是,這種貪污類型,因為依附在行政機關的裁量權限之下,所以很難羅織入罪。
二、違法行為(Acts of Malfeasance):
指矯正人員所行使的一種偏差或違法行為,而這種行為很清楚的、一般人就可以判別出來矯正人員不當的行使權力(Power)或權限(Authority)。與剛剛濫權行為不一樣的是,濫權行為比較屬於檯面下、暗地進行,一般人不易察覺異狀,但違法行為是很清楚的、一般人即可判斷出來其違法行為的進行。這類型行為,其實就是我們經常看到的基層管理員利用職務之便,夾帶或走私違禁物品行為;竊盜人犯的在監財物與盜領人犯的金錢;剝削人犯的勞力(例如利用人犯勞力製作家具、馬靴、充當油漆工到家服務);剝削人犯家人的金錢、貴重物品、性與勞務;協助逃獄;與人犯密謀合作偽造鈔票及販售菸酒與毒品而從中牟利等。這種行為很明顯的,就是矯正同仁透過職務掩飾非法事物的進行,然後再從中中飽私囊,成為他們薪水的一部分。所以,根據Souryal(2009)的觀察,會從事這一類貪污行為的同仁以中低階矯正人員居多。由於此類貪污行為,一旦查獲,罪證確鑿,所以比較容易將犯罪人員,繩之以法。
三、怠惰行為(Acts of Nonfeasance):
指矯正人員根據法令或其法定責任應該有所作為時卻沒有作為。學者McKorkle (1970)指出,這種型態比起上述的違法行為更具譴責性,這類的矯正人員應該要付出更多的代價,因為這種不作為所導致的後果,往往比積極作為還要來得嚴重。例如基層同仁放任人犯走私違禁品,身為主管放任事端發生,毫無作為。學者Braswell, McCarthy, and McCarthy (1984)指出,實務上,有2種主要的貪污行為屬於此一形態,第1種,選擇性的忽略,職員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默許人犯違規行為的發生,例如疏於書信或寄送物品的檢查,讓毒品或香菸等違禁物品的流入、眼觀他處讓接見家屬有機可趁,而將違禁物品遞交給人犯走私入監。第二種是目睹其他同仁的貪污行為卻昧著良心沒有陳報,或者也接受他們的餽贈而緊閉口風、隱匿不報。但類似情況發生在較高層的官員身上時,則因為害怕這樣的醜聞陳報或移送偵辦後,不利機關形象與職務升遷,所以大多傾向隱匿不報。上述三種行為類型,整理如表一。
參、矯正人員貪污行為的成因
1978年,美國司法部 (U.S. Department of Justice)有鑑於矯正機關同仁貪污問題嚴重,遂著手進行調查此一現象,在其報告書中提到幾個導致矯正人員從事貪污行為的成因;另外,長期研究警察組織行為的學者Sherman (1978),也引用解釋警察貪污的理論,來解釋矯正同仁的貪污現象。相關成因理論說明如下:
一、 機會理論 (The Role of Opportunities):
該理論是從人犯的角度詮釋說明,提倡該理論的學者是Costikyan (1967)。根據他的主張,貪污行為是伴隨著裁量權而來。由於立法部門立法時授權了行政部門擁有裁量的權限,讓每位與人民接觸的公務人員擁有了或大或小的裁量權限,導致他們利用機會從事不法的貪污行為。以監獄為例,這些職員,特別是基層的矯正同仁,例如戒護同仁、教誨師與作業導師等經常與人犯接觸的人員,因為直接第一線戒護、監視與接觸人犯,法律授權他們對於所接觸的人犯具有一定的裁量權限,例如對人犯獎賞、實施懲罰或進行有利的輔導,這些權力都可能成為貪污的籌碼-運用這些裁量權限與人犯的利益(Advantage)交換,進一步達到雙方均可獲利的結果。
在監獄封閉環境中,矯正人員,特別是對人犯具有獎懲權限的人,所面對的是一些難以掌控、隨時都有情況的人犯,一些特殊優渥的處遇措施,例如增加看電視的時間與次數、增加電話接見的次數、指派較佳的作業型態、允許與眷同住(Conjugal Visits),甚至返家探視等,都可以用來舒緩監獄人犯監禁的不適應情形;而懲罰措施,例如降級、降等、失去縮刑機會、停止接見及行政性監禁(Administrative Segregation),也都會運用來控制人犯的不順從態度或不當的行為。因為矯正同仁具有這些裁量權限,有些人犯為了獲取更佳的服刑環境與生活,或者是要規避那些懲罰措施,所以他們就會想辦法利用近身機會,企圖對矯正人員進行賄賂、從事腐化的計謀與運作。
此外,根據賽克斯(Sykes, 1958)所提出的監禁五大痛苦-自由的被剝奪、物質與服務的被剝奪、異性關係的被剝奪、自主性的被剝奪與安全感的被剝奪等,所導致的監禁痛苦,這不是少數的人犯才有的經驗,而是絕大部分的人犯都有的經驗。但是少數的人犯中,不想受到此一擺佈者,或是說想擺脫這樣的監禁痛苦者,即會想辦法讓自己的在監生活舒服或舒適些,甚至想過一種與眾不同的在監生活,於是經常親近、接觸他們責任區的矯正人員,特別是對他們的生活與行為考核具有舉足輕重的戒護人員,就會經常成為他們進行貪污的對象,來改善自己的在監生活,例如讓自己可以吸到毒品、獲得較佳的食物、擁有現金與行動電話等。這也就是為何在上述探討的貪污行為類型中,許多類型都與基層管理員的角色息息相關。所以學者Gardiner and Lyman (1978: 141) 在他們的研究中說:「當矯正人員利用機會來行使其裁量權限,而行使的結果是人犯透過收買(Pay)所獲得的、預期的優渥處遇(Favorable Treatment)或利益時,貪污行為就會發生。」
二、動機理論(Incentives For Corruption):
此理論是從矯正人員的角度分析。該理論強調,矯正人員會甘冒風險行使其權力從事貪污行為,是因為有強烈的動機認為能從人犯處獲得可觀的利潤,特別是那些對於財務需求急切的矯正人員。但是,這種動機的浮現,其實還是與監獄結構有關。研究發現,監獄組織的控制結構鬆散者,矯正人員比較有強烈的動機從事貪污行為。學者Etzioni (1964)指出,監獄是一個非常強調嚴格控制與紀律的環境,每一位矯正人員,特別是第一線的戒護同仁,更是擁有相當的強制權力 (Coercive Power)對人犯的行為與生活的約束,以達囚情的安定、紀律的維持。但是,實際上,一昧的使用強制權力是無法達到上述的目標,所以基層人員會與人犯妥協、謀求互助的關係。也就是會運用非正式的權力來管理人犯,亦可以達到紀律維持、囚情穩定的目標。
學者Sykes (1958) 指出,管理人員的非正式控制力包含3種型態:與人犯建立友誼(Friendship)、與人犯互惠互助(Reciprocity)以及默許關係(Defaults)。每一種方式都能讓第一線的矯正人員與人犯建立密切的夥伴關係。但是這樣的夥伴關係,是危險的,因為彼此的立場畢竟不同,當有利益掛勾時,貪污行為就會產生。例如貪污行為會透過親密的友誼關係,因為人犯與職員朝夕相處,互相了解對方的生活與消費型態後,人犯容易掌握矯正同仁的經濟狀態與財務需求,最後導致同仁出賣自己的職務與權力變成貪@。其次,透過互惠互助關係,意味著「你幫我做甚麼事,我一定也會幫你做甚麼事以求回報」,最後的結果也是貪污收場;最後是默許關係,職員與人犯間並沒有形式上的互動或友誼的建立,但同仁卻是默許或採取睜隻眼、閉隻眼的態度,讓人犯有機可趁的腐蝕矯正人員。例如允許人犯送簿冊、代寫簿冊、分攤應有的工作,甚至讓人犯奉獻自己的菜餚或食物提供給職員食用,這些默許的行為,在初期時職員沒有制止,人犯就以為是可行的,慢慢的就演變成職員認同的行為態樣,最後利用這樣的方式與矯正人員談條件或談合作,俗話說「拿人手短、吃人嘴軟」,最後也導致矯正人員從事貪污行為。
無獨有偶的,學者Cloward (1960)也指出,監獄組織結構的特殊性,讓矯正人員與人犯間會形成非正式的控制力,並發展出彼此間的特殊妥協型態。第一種是物質妥協(Material Accommodation),認為當矯正人員提供一些人犯違禁物品,如毒品、菸酒,相對的這些人犯會與這些職員合作,成為其下線或臥底,為職員進行地下經濟活動。這樣的共犯結構也成為監獄人員貪污的態樣。第二是權力妥協 (Power Accommodation),是指有些管理員知道監獄當局的一些秘密消息時,即將此一訊息釋放給特定的人犯,例如,將戒護科何時何處要進行大搜房(大地震)的訊息釋放給一些會被搜索的人犯知曉,而這些人犯會感謝釋出此一訊息的矯正人員,進 一步成為其線民,互相交換意見,當人犯有不軌行為時,他們一樣會通風報信,以尋求職員的信任。第3種是身分妥協(Status Accommodation),是指矯正人員對於一些特殊的人犯,主動放棄其權力的腐化行為,其主要的對象就是在外界的幫派大哥或是社會上的權貴、政治上的達官顯要等,一些矯正人員為謀求其升遷或利益,表現出對其尊重而屈就其下屬,通報任何的信息與管道,甚至成為中間人,穿梭於家屬與人犯間,造成貪@行為。
三、政治理論(Politics):
這個理論是長期從事警察組織行為與文化的學者Sherman(1978) 所提出。他發現,刑事司法體系,尤其在警察與矯正這兩大次體系,被政治力干預、介入的情形很嚴重。當然相較於警察部門,矯正體系比較單純。但矯正體系受政治力干預的情況,經常會因為社會治安惡化、再犯率的增高、監獄人口擁擠的窘境等社會事件的發生,而受到政治力的介入。
Sherman (1978) 認為,矯正機關不能免於貪污事件的影響,是因為矯正機關的預算、法案與處遇計畫等,無論是聯邦或州立監獄,都會受到國會議員與州議員的審查與干預,這樣的結果,無論是聯邦司法部的監獄局(Bureau of Prisons)或是州級的矯正局 (Department of Corrections/ Rehabilitation) 都必須向這些民意代表妥協,讓他們的政治影響力進入監獄當中,干預監獄行政。最明顯的就是監獄官員的提名與監獄資源的分享。例如,力薦或安排親己的人士出任典獄長或矯正局長,到任後要求其向議員輸誠,而這些首長則利用其職權對議員之要求,予以回饋。這種貪污行為,最難以羅織入罪。因為這種貪污行為是建構在裁量權限的濫用或擴大使用,不一定是明顯的違法行使職權,再加上這些議員的關係或政治力雄厚,最後此類貪污事件,可能無疾而終或草草了事。
肆、矯正人員貪污行為的防範對策
Dr. Souryal (2009) 認為,防範矯正人員的貪污行為,應該從兩層面著手,第一是從教育與訓練機制來做,另一從實務機關層面著手。分別說明如下:
一、教育訓練著手:
這學期修習Dr. Souryal 的課,充分感受到他是一位非常具有道德感與倫理意識強烈的學者。套一句他上課引用基督教教義的話:「這些人都與魔鬼(撒旦)打了交道,被魔鬼腐蝕了心靈,也不知道自己工作與職務的性質和重要性。」他認為這些人會有機會被腐蝕心靈,是職前或在職教育與訓練沒有做好的結果。他常舉例說,「我們一直強調刑事司法(Criminal Justice),但是請告訴我,我們學院開設的課程,是犯罪方面多(此指以Crime, Criminal為首的課程 ),還是以正義為多(此時Justice翻譯為正義為佳)?」換言之,他強調目前許多課程太過強調枝微末節而忘記本質性的課程的話,那麼學生畢業後投入職場,因為沒有堅強的中心信仰,當然很快就會被魔鬼腐蝕心靈。
在矯正教育與訓練的部分,他認為許多矯正從業人員並不是打從心裡了解或知道這份工作或其職務上廉潔的重要性 (Matters On Integrity),沒有這種體認,也就沒有從事矯正工作的中心思想,當然從事貪污行為也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甚至認為理所當然,將夾帶或走私行為後的酬償視為理所當然。Souryal (2009: 39) 主張,特別是針對新進矯正同仁,在訓練與教育階段應該強化以下的信念:專業行為是重要的,貪污行為是不被容忍的,全體矯正人員是被期望負責任並廉潔的服勤工作 (Professional behavior counts, corruption will not be tolerated, and all employees are expected to act responsibility and with integrity)。在訓練的相關課程中,應該灌輸矯正人員於服勤時,應該聚焦於鑑定出哪些經常違規、頑劣的人犯,並特別處理之,絕不允許任何一位人犯擁有特權或特殊待遇的現象;另一方面,對於符合獎賞條件的人犯,也應該一視同仁、公平的對待並獎勵之,獎勵標準應該一致。此外,教育與訓練課程設計上,應針對以下貪污型態,授課教導學員辨別、鑑定,應勇於面對與防範:第1,那些經常存在於監獄各個角落的人犯簡單違法行為,例如竊盜、攻擊、偽造與變造文書等行為。第2,那些普遍但是經常利用戒護死角而讓人犯有機可趁的違法行為,例如走私或夾藏違禁物品、傳遞未經同意或授權的違禁物品、人犯家屬郵寄或接見寄物進來的違禁物品或金錢、以及職員間與人犯的異常親密友誼或行為;第3,那些僅存在於監獄特殊區域或教區才可能存在的違法行為,例如醫療專區醫護人員的濫用權力或私自提供不明藥物給人犯、或隱匿、竄改人犯的病歷診斷書;在即將出獄的教區中,利用職權竄改或增加成績分數,以讓人犯盡早獲得假釋機會;或者在違規考核房中,竄改人犯的平日考核紀錄或性行考核,讓暴力違規的人犯有機會盡早離開違規考核房。第4,那些僅有高級管理階層(High-Ranking)可能發生的違法行為,例如直接安插人犯的舍房工場、盡速提報假釋、以及無緣由的轉房或移監等濫權行為。其中前3種型態,是容易被鑑定以及被移除和避免的,但第4種型態,其違法性質比較不明確或不易辨識,所以比較不容易避免,但學員要有警覺與勇於檢舉的能力。
Souryal (2009)認為這些違法行為的鑑定與判別能力,應該在訓練與教育階段著手,等到這些矯正人員投入職場後再行教育,已經太慢。最後,Souryal (2009) 也認為應該透過案例教育的方式,將過去貪污事件的刑事與行政處理流程,甚至最後的刑罰與行政處置結果,於教育訓練階段教授給受訓學員知曉,這樣才能更清楚的銘記在學員的心中。
二、矯正機關的具體作為:
在提到矯正機關具體作為前,必須先說明的是,矯正人員的貪污行為,其實就跟其他公部門的貪污行為一樣,並非矯正機關的專屬弊端行為,所以我們應該健康的看待這樣事件的發生,而不是全盤否定矯正工作長期以來的努力與成果。而且這個問題,也如同其他行政機關一樣,不可能全盤消失或根除,矯正機關能夠做到的,就是盡力的降低或減少此類事件的發生,或是將這樣的傷害程度降到最低。抱持著這樣的心態,矯正機關防範同仁貪污事件的作為,也才有其意義與價值。有關的具體作為分述如下(McCarthy, 1984; Souryal, 2009):
(一)提升矯正人員的整體素質
這雖是一個老掉牙的做法,但不爭的事實是,提升矯正人員的素養與品質是提高矯正效能的重要關鍵。所以,即使在美國,矯正人員的任官條件僅要高中程度,但政府仍鼓勵許多高教育程度者投入矯正行列,可是實務上經常發生矯正機關環境複雜、勤務吃重與薪水過低的現象,導致美國矯正機關人員的離職率高達16% ( Lommel, 2004)。拜經濟不景氣所致,我國的矯正人員離職率一直都非常的低,再加上轉任其他機關的規定廢止,所以考試進來後的矯正人員整體素質與教育程度,逐年提高,這是不爭的事情,但一項隱憂是,有多少投入的新尖兵是真正的視矯正工作為職志?他們是騎驢找馬的心態者居多,還是真正願意奉獻職志於矯正工作上者居多?因此,引進素質高、教育程度高的人投入矯正工作,如果它們對於矯正工作沒有正確的認識、熱忱,或是說僅是過客心態的話,高素質與高矯正成效,未必有截然的正相關。如果都是騎驢找馬者或是心態消極者投入矯正工作,放任人犯或其他職員的貪污行為,那麼,即使再多的高素質人才,只是導向矯正工作投入另一個層面的貪腐與失能。筆者認同Souryal (2009) 教授的論點,但留住人才、讓他們發揮極致的專業能力與才幹,才是台灣矯正工作邁入高素質化的專業管理所面臨的重要課題。
(二)訂定防貪污行動計畫
這個行動計畫中,應該要定義出矯正機關貪污犯罪的類型與行為,並列明相關的行政懲處與刑罰,並公布矯正同仁周知,或是利用常年教育時段,說明貪污犯罪的實例、本質、成因與刑責,讓同仁更明確、清楚的了解矯正機關的貪污行為。另外,矯正機關應成立類似反貪污委員會(Anticorruption Mechanism),負責發現、調查貪污情事的發生。這個委員會應該要編列獎金以鼓勵同仁、人犯與家屬提供貪污線索,共同揪出機關內的不肖之徒,並保障密告者身分。此外,這個委員會具有審查同仁戶頭或銀行帳戶可疑收入的權限,特別是對於接獲檢舉或可疑的同仁,除了背景與生活作息調查外,也應有權要求其針對異常的資金或金錢流向,提出說明。針對這樣的作法,筆者認為目前各監獄已有這種委員會,或類似的機制雛形,例如政風室的功能即類似這樣的機制,而且現行的規範或命令也都存在。但應該可以透過政風系統將相關的規定、法令編訂成反貪污行動方案或計畫,更明確的臚列與說明矯正機關貪污行為的法源、規定,政風單位可為的具體行動等等,讓矯正同仁與社會大眾更清楚的了解矯正機關的反貪計畫是具體可行的方案。
(三)建立品質為基礎的監督技術
Souryal (2009) 認為傳統監獄的監督方式應該有所改善。品質為基礎的監督技術所標榜的,其實就是機關首長的走動式管理與巡查監獄異常的事端。在美國,傳統的監督方式強調的是分層負責、層級管理,所以典獄長授權各科室主管進行業務的推動與管理,而典獄長的業務則在於監獄外的社交與人際關係的建立與維持,與台灣的現象稍有不同。在這個作法上,Souryal (2009) 引用德州控制模式的創始人喬治畢托 (G. Beto)的走動式管理,走入監獄中各舍房、走道及各個角落,一方面是關懷人犯的生活,了解職員的服勤狀態,另一方面也是去微服查察是否有人謀不臧的情事發生。這裡所謂的品質,是指監督的品質應該從過去層層陳報的方式,轉變為機關首長的直接監督與走動式觀察。對美國而言,這或許是一種創舉或是一種對機關首長新的要求,但其實在我國,機關首長進入戒護區巡視的做法,已行之數年,甚至一日數次者,比比皆是。但因為各機關習於通報,亦即機關首長或戒護科長一進入戒護區時,各場舍與教區的同仁立即獲知,甚至人犯也知曉,所以這樣的走動式查察,能發現多少的藏汙納垢,不得而知。所以基層同仁的責任感與向心力,尤為重要。
(四)建構透明化管理階層的決策決定
研究發現,機關首長的領導統御與機關的控制能力,與矯正同仁貪污的行為息息相關(Gardiner, 1970)。所以矯正機關必須要採取肯定、穩健的步伐減少貪污行為的改革。其中一個就是要建構透明化的決策管理模式 (McCarthy, 1984)。這樣的觀念其實是源自於組織管理理論的參與管理(Participant Management )的觀念,但是不同的是,運用在防範貪污行動計畫裡,所有層級的決策,下至基層管理員的人犯行為考核,上至機關首長的決策都必須是公開透明、可供評論的,例如人犯的配房或調房、配業要調業、移監以及假釋條件等,均可公開其審查標準與結果。換言之,公開化與透明化的結果,即可杜絕或減少一些有問題人犯,透過收買、賄賂的方式獲得獎懲或圖利的處遇措施。任何一項決策或處遇計畫,一經公布後若遭質疑,除非有證據或正當的理由說明,否則即容易成為是否貪腐的標的而接受批評與檢驗、甚至調查。但也因為公開化、透明化,將要求全體矯正人員在為任何的行政處分或獎賞時,一定要有一致的標準(Criteria)與準則(Guideline),透過這樣的標準與依據,限縮矯正人員的不當的濫權或行政裁量權,減少貪@事件的發生。
(五)強化會計控制
在Souryal (2009) 所提到的具體作為中,他特別強調會計帳目查察的重要性,因為這項工作涉及私人,再加上傳統監獄的會計部門的功能沒有發揮,可能是沒有法源或是個人資料保護權益,所以無法從此一會計制度掌握貪污同仁的犯罪事實,甚為可惜。他認為,貪污行為的結果大部分是金錢所得,所以建立一套強而有力的財務控管系統是非常重要的工作。因為機關職員的薪餉都必須都過銀行帳戶,所以機關的會計人員應該可以清楚了解同仁的帳戶資金流動情況,如果有犯罪情事的發生,透過機關的行文或是檢察機關的公文,應該可以清楚凍結、查察涉案同仁過去一段時間的資金流向情形。甚至有經驗的會計人員,可以很快的、很清楚的辨識出異常的資金流動或漏洞。所以他認為監獄的會計人員與會計系統如果在法律的授權下,應該可以檢查出更多的涉及貪污行為的戶頭。
(六)減少政治力的干擾與介入
McCarthy (1984) 認為,一個矯正機關的首長,很難有權力去影響政治力與社區民眾對矯正工作的態度,但是他可以做的是,盡量營造一個單純的工作與服刑環境,不要讓他的職員與部屬,受到外在政治的壓力與民眾態度的影響。例如,對於職員或部屬的升遷,機關首長應該要減少政治力的干預與關說,有絕對的決定權;又如關說某些特定人犯的處遇,機關首長也應該告知服刑環境的單純化是對人犯的監禁是有正面積極的功效。但對照台灣的現象,要減少政治力的介入矯正工作,可能不是短時間內就可以一蹴可幾的目標。此外,其他傳統的主張,例如改善監獄的工作環境、提高矯正同仁的薪資、降低人犯與管理人員的戒護比例、疏通矯正同仁升遷管道以及提高基層同仁參與重大決策等作法,在此就不再贅述。
伍、結論
誠如學者Mitford (1974) 所言:「對於監獄領導者而言,掌握職員的個性與心理狀態遠較於掌握人犯的個性與心理狀態,來得重要。」愈來愈多的研究發現,矯正機關的領導階層,對於所屬職員的管理,遠比人犯的管理來得的棘手與麻煩。所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人犯的教化矯治或是囚情管理是所謂的「事」的話,那麼,管理人員的素質與操守想必就是「器」。過去監獄人犯管理的理論與模式,大多著重在人犯的矯正,到底應走向矯治模式或是懲罰模式、正義模式。但愈來愈多的研究顯示,欲達到上述的任何一個模式,沒有廉潔、誠信與良好操守的矯正人員,都無法實現矯正機關設置的目的與功能(Souryal, 2009; Stinchcomb, 2005)。
有人或許認為專業至上,矯正機關設置的目的與功能絕對可以透過新一代的專業矯正人員實現。但誠如Souryal(2009) 所言,矯正人員專業能力,可以用獎勵的方式去激勵他們追求卓越的教育與專業,例如升遷、加薪與休假等。但是,貪污、@職,卻是腐蝕、削弱矯正成效與功能的毒瘤,任何的專業能力所塑化的矯正形象,也難敵一粒老鼠屎破壞一鍋粥的效應。因此,矯正人員的清廉與操守是實現矯正機關任何設置目標的基石。
從上述的美國矯正機關貪污行為的類型,雖然絕大部分的貪污行為都是基層同仁的傑作,但是,貪污行為的杜絕關鍵,卻是在於機關首長或是整個機關的高階管理階層的執行魄力 (Souryal,2009)。如同Gardiner (1970)的研究指出,領導者的懦弱、無能或是沒有魄力,看在基層同仁與人犯的眼中,正是最佳的貪污環境,這些矯正界的敗類,怎可能放棄這樣的契機呢?所以機關長官大刀破斧的魄力是成功關鍵。但機關首長是否有能力或是魄力,畢竟涉及個人特質,因人而異。但機關所要建立的是制度,長治久安的制度,不會因為機關首長的異動而有所更迭,這才是真正防範之道。所以成立機關內的專責反貪污機制或委員會(Anticorruption Mechanism),賦於法源,授與權限,具體運作,並聯合法務部政風系統與檢察系統,裡應外合,將機關的貪污害群之馬降到最低的數量,以免長期以來矯正同仁默默耕耘所建立的形象,毀於一旦。
最後要分享的是,機關奉獻「Organization Commitment」的觀念。學者Lambert , Hogan, Barton, Jiang, and Baker (2008)的研究發現指出,如果矯正人員愈認同自己的工作,愈視自己所從事的矯正工作為職志,也就是對機關的奉獻程度愈高,相對的,他離開機關的機會也愈低,他從事破壞機關名譽的行為也會減少。換言之,激勵同仁的對機關的奉獻與熱忱,讓他們有榮譽感與向心力,相對的,對於有害機關的行為,包含貪污行為,要從事之前,他們也會三思而後行的。筆者從事矯正工作僅10年,但永遠記得長官的一句話「一日矯正人、終身矯正人」。對於北所部分職員的貪污行為,心裡感到非常沉重,過去10餘年來的矯正人員的努力與辛勞,居然因為此一偶發事件即被媒體抹滅與扼殺,實在感到抱屈與遺憾。但反諸自省,如果我們沒有這樣的事實,就不會被人家藉機生端、擴大渲染了。因此,矯正當局應該把握此次契機,如同馬總統對軍中買官賣官議題的指示,希望能痛一下,就能脫胎換骨。筆者特以美國的研究與經驗,拋磚引玉,除希望矯正人員對此一貪污行為有比較清楚了解的輪廓外,也希望國內矯正界正視此一議題,激發出更多的改革方案。

上移網頁最頂端

環保標章制度對矯正機關自營作業整體績效的發展(下)

臺灣岩灣技能訓練所 前所長戴壽南、技訓科長 王世倉

(接續上期)

(三) 環保標章申請流程

三、申請環保標章過程


(一)建請環保署修正環境保護第2類產品審查作業要點
1. 矯正機關不符合申請要件:依原環保標章審查作業要點規定,申請環保標章廠商應具備公司執照或商號之營利事業登記證或工廠登記證。經詢問環保署管考處表示,矯正機關不符合環保標章申請廠商。
2. 向環保署提出申請案並建議修正審查作業規範:使環保署正視該要點訂定有不足且不合時宜之處,該所於97年2月26日向環保署提出准予申請函,並提供各類相關法令供環保署參考以修正審查作業規範,該修正案於98年6月8日修正公告。
3. 核發環保標章許可證號:依新修正之審查作業規範規定,該所於98年6月19日經環保標章審議委員會第7次會議通過申請,並核發本所環標字第4730號環保標章許可證號。
(二) 矯正機關環保標章申請書應注意提供事項
1. 免除公司、事業或工廠登記之證明文件:檢附機關統一編號證明影本、加值型及非加值型營業稅法第8第1項第14款第29條法條、經濟部工業局中部辦公室91年9月3日函釋示說明「犯罪矯正機關附設之技藝訓練工場」免辦工廠登記影本、法務部核准辦理自營作業函影本。
2. 未受環境保護機關處分之證明:函請機關所在地之環境保護機關開立,申請日前1年內未受按日連續處罰、停工、停業、勒令歇業、撤銷許可證、移送刑罰、違反各項環保法規遭環保主管機關處分,及未發生重大公害證明。
3. 產品項目符合國家標準證明文件:產品所有需檢驗之證明文件須由中華民國實驗室認證體系認可之實驗室出具,始受理。建議送經濟部標準檢驗局檢驗較具公信力。送試樣品應請「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派員封瓶後送驗。
4. 原料成分符合相關法規之證明文件:請原料採購廠商提供原料安全物質標準表,以證明產品品質、成分、運作、安全性及標示等符合規定。
5. 廢棄物貯存、清除及處理證明:提供有關機關一般事業廢棄物及資源回收物委託清除處理廠商許可證明影本。
6. 應回收物或容器之回收清除處理費繳費證明:向環境保護署資源回收管理基金管理委會申請登記「應回收之物品或容器責任業者」,依規定繳費。
7. 產品標示內容:商品名稱、生產或製造商名稱、電話、地址、主要成分或材料、淨重、容量、數量或度量等;其淨重、容量或度量應標示法定度量衡單位,必要時,得加註其他單位。國曆或西曆製造日期及有效日期、「生物分解度定義」及不含「壬基酚」標示。
8. 環保標章申請須先以郵政劃撥方式繳費貳萬元整。
(三) 現場評核須注意事項
1. 現場製造是否有標準流程。
2. 每次製造數量及材料是否確實登載。
3. 瓶裝容器材質是否為PET而非PC。
4. 「重填物之包裝或容器」其重量需為本體重量的15%以下。


四、環保標章制度對矯正機關自營作業績效的影響
(一) 該所洗潔精原料成份與環保標章規格標準比較表
(二) 環保標章的環境效益
1. 回收紙之包材:以再生紙製造紙製文具與書寫用紙,可減少使用原生紙漿,並減少製造這些原生紙漿時使用的能源與相關的污染排放,減少砍伐樹木。
2. 省水效益:環保標章二段式省水馬桶,每年可節省大量用水。
3. 省電效益:環保標章電冰箱及冷氣機,每年可節省大量用電及減少因發電所排放之二氧化碳。
4. 塑橡膠再生品利用:塑橡膠不易腐爛,可回收再利用,減少對環境的影響。
5. 回收碳粉匣:減少大量廢棄碳粉匣對環境的污染。
(三) 環保標章對矯正機關自營作業的營運績效:經法務部所屬矯正機關調查統計從95年10月至96年9月底止1年期間,矯正機關(含合作社)須耗費洗潔劑用量約2800餘萬元,若各矯正機關配合自營作業產品內需採購機制辦理採購,而產品又屬於綠色採購,加上社會各界的採購,產值每年應可達3000萬以上。
(四) 環保標章產品品質保證:去年(97年)環保署抽測坊間販售的21件有環保標章之產品發現,全數驗出禁用的含氯漂白劑,其中20件驗出含磷,近半數驗出磷酸鹽
等成份,無標章之清潔劑全數含氯,由此可知坊間的製造廠商均是以營利為考量趨向,而漠視民眾健康及環境的保護,而本所生產之洗潔精並不以營利為考量,純粹是以訓練培養收容人的技能及為乾淨環境盡一份綿薄的心力,所以所使用生產之原料較一般坊間工廠使用的原料品質高很多,原料經經濟部標準檢驗局檢驗結果,比環保標章規定之成份標隼還要優質,連漱口都沒有問題的產品,絕對可以放心的使用。


五、結論
目前矯正機關所生產之自營作業產品都是以傳統產業項目或食品為主要發展科目,但矯正機關建構自產自銷、自給自足的模式是未來的趨勢,因而發展更多元化的產品是不可或缺的,尤其研發「綠色產業」產品在自營作業項目貢獻上是趨近於零,也就是說矯正機關可供「綠色採購」的產品是不足的,所以目前矯正機關自營作業除了持續推廣目前生產的產品外,仍應致力發展更多的環保產業以供給所需,因此矯正機關想要在環境保護上有所貢獻,一定要透過和「產、官、學」界的合作研發及引進更多社會資源的技術協助,方能符合時代潮流的趨勢。(本文完)

上移網頁最頂端

台灣歸主籃球隊」及藝人團契赴北所公益籃球賽

 

【本刊訊】今(98)年9月9日星期三下午2時,更生團契黃明鎮總幹事邀請「台灣歸主籃球隊」及藝人團契傅達仁、孫越、黑人(陳建洲)、張洛君、何戎、東方介德及宋達民夫婦等知名人士約40餘人,赴北所與收容人及籃球社職員進行籃球公益友誼賽活動。
活動開始,台北看守所所長黃維賢蒞臨致詞,歡迎所有籃球隊及藝人團契等朋友撥空至所關懷收容人,緊接著由孫越叔叔帶領大家進行禱告。在黃所長帥氣的開球儀式後,一場龍爭虎鬥的籃球友誼賽就此展開。
活動過程中,主持人李明依小姐一一介紹藝人團契的朋友(蔡燦得、洪百榕、陳玉玫等)並組成啦啦隊在場邊賣力加油,與觀眾互動熱絡;還有周子寒、何方等歌星演唱美妙組曲及球員表演花式籃球技巧。其中藝人紀寶如小姐更現身說法,說明她如何戒除酒癮的重生過程,讓在場聆聽的收容人聞之動容。
北所籃球隊在強敵環伺下,仍奮力展現高昂的鬥志,表現可圈可點,惟比賽結果仍以一分(46比47)輸給台灣歸主籃球隊雖敗猶榮。
本次活動主要目的,誠如黃所長所說希望藉由體育運動的練習,培養收容人「不屈不撓」、「永往直前」及「跌倒了再爬起來」的運動家精神,進而達到身心靈自我成長。該活動在黃所長致贈感謝狀及合影後圓滿結束。

 

 

上移網頁最頂端

OK, That's Fine(好的,沒問題!)

Inmate:Sir, if my family wants to send me a package, what kinds of restrictions are there?

收容人:請問您,若家人要寄郵包給我,有什麼規定嗎?

Sir:As long as it's not contraband or food, there aren`t any special restrictions.

主管:只要不是違禁品或食物,沒什麼特別規定。

Inmate:I don`t think my family is likely to send me anything that is against the rules.

收容人:我想我家人不可能寄違反規定的東西給我?

Sir:Keep in mind that you can purchase most of the common items that you'll need here. Also, shipping fees aren't cheap.

主管:要記得,大部分日常必需品這兒都有販售。另外寄包裹來的費用也不便宜。

Inmate:Sometimes, I have problems with my skin, is it all right to have my family send me some medication?

收容人:我有時會犯皮膚病,可以讓家人寄些藥來嗎?

Sir:It would be better to see if the prison can supply similar medication first.

主管:你最好先確認一下監方是否能提供類似的藥。

Inmate:What if they can't?

收容人:如果監方不能呢?

Sir:Then get your family to send it. However, the infirmary will check it before you can have it.

主管:那麼你就叫你家人寄。不過藥品會經過醫務中心檢查後,才發給你。

Inmate:OK, That would be fine!

收容人:好,沒問題!

本文出自本所「監獄實用英文」教材

上移網頁最頂端

法務部矯正人員訓練所98年10月份預計辦理班次一覽表

訓練期間 訓練班次
981001~981002
科長(總務)研習班第6期
981001~981001
管理員研習班(二)台中分班第27期
981002~981002
初級救護技術員EMT1複訓班第12期
981002~981002
管理員研習班(二)台中分班第28期
981006~981008
管理員在職訓練班(三)第28期
981007~981009
管理員在職訓練班(三)高雄分班第20期
981012~981016
初任主任管理員職務研習班
981012~981014
管理員在職訓練班(三)第29期
981015~981016 教化人員研習班第1期
981015~981015
管理員研習班(二)台中分班第29期
981016~981016 管理員研習班(二)台中分班第30期
981019~981023 初任簡、薦(委)任主管職務人員研究班
981019~981021 管理員在職訓練班(三)高雄分班第21期
981021~981023 管理員在職訓練班(三)第30期
981026~981027
法務統計業務研習班
981026~981028 管理員在職訓練班(三)高雄分班第22期
981028~981030 管理員在職訓練班(三)第31期

 

上移網頁最頂端

發行人:黃徵男
出版者:法務部矯正人員訓練所
地址:桃園縣龜山鄉宏德新村180號
電話:(03)3206361 轉 312發行部
(03)3206361 轉 303編輯部
傳真:(03)3591855
E-mail:jade303@mail.moj.gov.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