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法務部矯正署:回首頁

:::

楊渡》另一種凝視-給青春一次漂亮的轉身 105/10/26

  • 發布日期:
  • 最後更新日期:107-10-31
  • 資料點閱次數:482
2016年10月26日 04:10 中國時報 楊渡(作者為作家)

讓少年監獄的孩子參與戲劇工作坊,讓他們在實際的表演中說出自己的故事,內心的夢想用肢體表演出來,那是什麼感覺呢?表演藝術有沒有可能從受刑人的內心改變開始?如果一個人,可以化身為另一個角色,去體會他者的感受,性格是不是會有所改變?

這是我想很久,但一直沒有機會實現的夢想。

今年4月間,機會終於來臨了。合作對象是新竹誠正中學。這是一所感化教育學校,專門收容依法裁定感化教育之18歲以下的少年及兒童。

2012年,我開始做《為台灣文學朗讀》電台節目,還規畫了監獄的講座。包括:「雲門舞集2」團長鄭宗龍、「紙風車」團長李永豐、作曲家林強、作詞人方文山、導演王小棣、心理醫生王浩威、建築師謝英俊、哲學課程的唐光華等一時之選,都是講師。後來聚會時,王小棣認為,一場演講是不足以改變的,最好要有長期的課程,特別是工作坊的方式,才會奏效。

在全世界災區為難民蓋房子,不斷幫窮人渡過難關的建築師謝英俊更妙,他說,讓我教這些少年蓋房子,半年一年的工作坊之後,他們能幫助受苦受難的人,一定會很有成就感,觀念就會改變了。可惜體制無法實現這樣的夢想。倒是導演王小棣的建議是一個好主意。我想到鍾喬「差事劇團」的戲劇工作坊。1999年921大地震之後,他們到台中縣石岡鄉,幫助災後的鄉親做心靈重建,成立了石岡媽媽劇團。然而,在少年監獄做戲劇工作坊,可說是史無前例的。

還記得帶鍾喬去誠正中學拜訪的時候,校長笑笑著說,非常感謝你們的好意,我們這些孩子呢,都是很有才華的,表演藝術的天分也可能非常高哦。

我有些驚訝了。就問道:「你們以前有表演課程,或者做過戲劇工作坊嗎?」 「這個倒是沒有,不過,我們的孩子演一些法官啊,檢察官啊,倒是很有經驗。」 我們全都笑翻了。是的,這些少年犯,有一些是詐騙集團訓練過的,有的是幫忙取錢的「車手」。然而,如果孩子有這樣的天分,未始不能成為最好的演員?

工作坊開始之後,許多故事開始了。一點一滴的互動,讓孩子慢慢張開心靈,說出自己的故事,說出內心的夢想,並且和其他藝術形式不同的是,戲劇表演需要更多個人生命經驗的體會與參與,需要了解他者的想法,才能去呈現一個角色的性格、行為與語言。舉例來說,演出中有一個國王,他得有威嚴和端正的儀容,這和少年叛逆的性格是不同的,所以必須學習,而演出者的行為與個性也會隨之有所調整。

9月30日,在誠正中學的小小禮堂裡,有200多位感化少年,和幾十位家長、教師一起觀看了名為《敬,世界和平》的舞台劇演出。場景是自己搭的,服裝與道具是自己做的,劇本是由少年敘述的故事和想像的繪本中,互相搭配建構起來的。然而,燈光和音響可一點也不馬虎,是從校外去租來的,而音樂中擊鼓的少年,還是優人神鼓訓練過的。

1個多小時的演出,一個個少年逐漸由生澀而熟練,開始有一種演出者的自重,最重要的,當他們演出另一個角色,彷彿也看到另一個自己的可能。那是集音樂、美術、表演、歌唱等藝術於舞台上的剎那。

當劇場結束,燈光開啟的瞬間,我看到許多少年的父母親眼中泛著淚光,他們未曾想到那個犯了錯的孩子,那個老是被責罵而憤怒自卑的少年有如此的才華。

我不知道這樣的工作坊對少年的觀念、個性、思考能有多少幫助,這些恐怕需要時間的檢驗。我只希望有一天,他們想到這個燈光照亮自身的剎那,他們曾亮麗演出,漂亮轉身,散發出自信與光芒。我也希望他們透過演出,讓自己變成他者,能讓他們更願意去傾聽他人的聲音,傾聽內心的聲音,去了解這個世界。

而世界,對每一個少年,都是一個剛剛展開的天地。

這是我想和你分享的少年故事。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