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法務部矯正署:回首頁

:::

【從良片】優人神鼓監獄開班 更生人解銬飄藝味 105/11/06

  • 發布日期:
  • 最後更新日期:107-10-31
  • 資料點閱次數:442
【從良片】優人神鼓監獄開班 更生人解銬飄藝味 105/11/06
2016年11月06日16:14 蘋果日報(趙元彬、侯世駿、黃競鋒/彰化報導)

跟著優人神鼓的老師走進彰化監獄,經過層層的門禁關卡,我們來到司令台前,彰監鼓舞打擊樂團的學員已經很有默契的換好戲服,合力將大鼓搬至定位,等待老師驗收成果,這天是他們要出監對外公演前最後一次的排練。午後二點的太陽正烈,學員全神貫注演練著即將公演的三個曲目、走位、和舞蹈,鼓隊學員精實的打鼓聲,在彰監操場迴盪著,每一次擊鼓的力道、跳躍,都是全力以赴爆發在節奏中撼動人心!每一個舞蹈的動作都已熟稔成身體自己擺盪的剛柔韻律!優人神鼓創辦人暨藝術總監劉若瑀說,其實這些收容人都是很有潛力的表演人才,他們內在的爆發力如果用在對的地方,成績都是過人。劉若瑀回憶第一次帶彰監鼓班同學出監演出時,真的非常驚訝,只不過短短幾個月的學習,就能很精準的演出,這些同學上台態度非常從容,真的很有大將之風,演出結束,台下觀眾起立掌聲不絕,讓她感動的眼淚都流下來!有了這次經驗,劉若瑀更相信公演的重要性,讓收容人看見自己「好好做一件事,只要做到,別人就會給你信任、給你讚美」,這會在他們心裡留下一個會被接納而不是敵對的印象,將來出監才能相信這個社會,劉若瑀說,收容人出監公演主要是要讓社會看見裡面的收容人,真的可以認真做好一件事,進而願意認可並接納他們!優人神鼓在2009年下鄉與地方藝術團體交流的一個機緣下,開始進駐到彰化監獄進行教鼓的計畫,每週都安排老師到彰監帶領收容人進行擊鼓、打拳、靜心、內觀的課程,當初只是憑藉這是好事一樁就去做的直覺,一做就是七、八個年頭!目前還在彰監服刑的三角說,加入鼓班已二年多快三年了,終於輪到可以參加這次公演,心裡非常興奮,覺得可以上台表演就是給自己很大的肯定和成就感,也是繼續留在鼓班的動力。三角說以前自己在外面愛玩,來學鼓後變得沈穩許多,自己滿享受靜心時那種靜的感覺,心態上也比較能吃苦耐勞!這些改變就算出去以後沒有打鼓,在工作、與人相處時也都用得到!以前很疏忽家裡關係的三角,常會跟媽媽沒禮貌大小聲,在學鼓後發現自己變柔軟不再死板板的,和家人的感覺更親密了一點,三角說有一次懇親會上表演打鼓給爸媽看,他們都很感動,覺得我改變滿大的,希望我繼續保持下去,自己也是很開心!待在鼓班六年的班長也參加這次公演,他很謙卑的說,其實他不會去想是否要上台演出,先把自己準備好,每一場表演只要有需要,就把我所學到的盡所能來做!班長說學鼓後最大的收穫就是這輩子遇到一位可以完全的信任的好老師,能珍惜和鼓班同學一起打鼓訓練的回憶。劉若瑀說收容人很多都有表演天份,可能因為一時的情緒、一個選擇的錯誤,或是生活環境種種的影響,讓他們走到叛逆的路上,她說看著收容人從學鼓開始,面相就一直改變,便在心中發了個願,只要假釋的更生人願意留在團裡,優人神鼓就提供他們中繼的舞台,讓他們出來後可以從事表演藝術的工作,讓他們有一個下功夫將自己的蠻力轉成專業能力的地方!但這條路卻不是這麼順遂,劉若瑀說彰監出來的更生人百分之九十都會回去,有一個留下來就非常不容易了,這麼多年來,留在團裡只有五個人,能讓這五個人穩定下來已是很不可思議的事。劉若瑀回憶說,2014年帶領多位更生人在金瓜石成立新團,為了帶他們,先是改變自己嚴厲的方式,用柔軟的愛的教育融入他們,再和他們一起去唱歌、穿一樣時髦的衣服,還去燙了自從大學畢業就沒燙過的頭髮,劉若瑀說這過程她真心把他們當自己的兒子在帶,他們也都稱她老媽!但結果還是不成功,團內負面聲音非常大,自己硬撐在那裡的身體也累跨了,每天都胃痛,幾次真的是躲到浴室嚎啕大哭,問自己在幹什麼,為什麼要做這件事,放棄是不是錯了!後來有朋友跟她分享一段話,「你現在做的這些事情,可能在這一世,他可能回不來,可是這個種子種下,也許在他下一世,甚至於下幾世,而有一天他還是會發芽,因為他生命裡面,他曾經做過一個跟原來不一樣範疇的事情,而那件事情他做得很好!」經歷這幾年和更生人密集相處,雙方遭受許多嚴酷考驗,劉若瑀說對我個人而言,我從他們身上看到很多原來生命裡無法學習到的事,在不斷修正的過程,其實收穫最大的就是自己!今年再次帶領彰監鼓舞打擊樂團的收容人出監演出,希望藉著公益演出,讓收容人親身感受到社會的愛,晚間收容人戴著面具站在舞台上,燈光亮起時,整齊的輪起手中鼓棒,磅礡鼓聲隨之而下,撼動了台下所有的觀眾,沒有人不被這用生命奮力擊出的樂章感動,掌聲久久不停!劉若瑀說優人神鼓要給他們精彩的舞台並不難,但困難的是我必須下功夫讓他們看不見這個舞台,而是看見自己內在的轉變,劉若瑀說還是回到那顆初心,希望有一天這些有潛力的年輕人可以不用再戴著面具就能上台打鼓!這時候表示他們已經可以坦然面對自己和大眾、也可以把自己所學的藝術專業表演出來!為了這個心願,劉若瑀捐出寫書所有版稅,發願要成立一所聚落型的生命藝術學校,讓嚮往表演的孩子們也有機會夢想成真!
回頁首